首页

搜索繁体

好久家居城(三十三)

    “既然现在我们已经大概测量出了[时区]的影响范围,那么接下来就是检测分段的时长了,测完时长才能够大致确定究竟需要多长时间,后续的枫姐们才能接收到记忆,以及最终能有几个枫姐能够配合我们的行动。”宁爻拍了拍手,示意大家打起精神来。

    小白从梁枫的怀抱中挣扎出来:“抱歉打断一下,我可以无条件相信小枫,但是刚刚我身后的那个小枫呢?她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梁枫解释:“她也是我,只不过是两个小时以后的我,整个的脉络有点复杂,待会儿我慢慢和你说。”

    小白看了看宁爻,看了看高扬,又回头看看梁枫,她思索片刻,微微颔首,低声说:“好。”

    高扬松了口气,虽然感觉不关他的事,但他还是很害怕看到什么好友反目的戏码,毕竟是在一个团队里,低头不见抬头见的,真吵吵起来他总有一种无所适从的尴尬。

    他在一旁假装忙碌,规整着大家的购物小推车,见时机成熟才终于开口cue了一下流程:“宁哥,咱们怎么测量……时间?”

    “你问到我了,我不知道。”宁爻双手一摊,直接摆烂。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高扬大惊失色,没想到自己随嘴一问竟问出这么个答案:“那那那那怎么办!这不是你出的主意吗?竟然只管到第一步,没想到怎么实施第二步吗?”

    宁爻:“我向来是‘船到桥头自然直’主义者。”

    梁枫也有点无语:“现在船已经开到你脸上了,麻烦拿出点有用的东西,别在那儿说单口相声了。”

    宁爻摆得很彻底:“要我说就等着呗,我现在给你创造一个需要执行的指令,比如说所有更新了记忆的枫姐,全部返回员工休息室,并小黑板上留下自己现在的时间后离开。这样我们就可以看到所有在你之后时间段的人,是每隔多久更新一次记忆了。”

    梁枫显得有些犹豫:“虽然说这确实是最准确的记录时间的方式,但这样做的代价也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代价?”宁爻挠头“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梁枫:“时间是这个逃脱游戏中,为数不多掌握由玩家自己控制的资源。而为了确定‘理货员时段’这么一个小小的设定,我们可能要付出好几个小时的等待,现在离打烊的时间越来越近了,你们确定要这样干等着吗?”

    她顿了顿:“我从没有在商场彻底关闭后留下来过,我不知道关闭后的这里会变成什么情况,我的经验很可能帮不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有个不算好的消息,我见过很多像你们一样的临聘质检员,但我好像没有看到过谁能连续好几天滞留在客厅区。往好了想可能是通往了下一个区域,往坏了想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梁枫咽下了话的后半截,留给大家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    “确实在质检游戏的规则中没有规定大家必须在打烊前通关,也没有禁止玩家过夜,但我估计家居城的夜并不是什么很友善的设定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确定要等吗?”梁枫再一次问宁爻。

    宁爻叹了口气:“你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,我再摆烂好像有点对不起你们的生命安全,行行行,我勉为其难地动动脑子吧。”

    听完梁枫补充的家居城细节,高扬有些害怕地想要靠近队友,但仔细一想却又更害怕宁爻,只得推着小车向梁枫和小白那边凑了凑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梁枫毫不掩饰脸上的嫌弃。

    “我来保护你们。”高扬努力把自己说得高尚。

    梁枫噗嗤一下笑了出来: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高扬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立马蔫巴,他嘴硬道:“我好歹也是个男人,保护一下你们两个小女生应该不算什么好笑的事吧?”

    梁枫拍拍衣服口袋:“笑死,我随手一剪刀就能攮死你,用得着你来保护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