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二百三十三章 由暗转明

    林照夏走近内室。

    从床上暗阁里拿出那串手串,托在手里细看,黑黝黝带着一丝白冷光,透着一股檀木特有的香气,淡淡的,极让人心静的香气。

    是当时她和赵广渊大婚时,致远大师送来的贺礼。

    也不知内里暗藏什么玄机,自收到后,他们一家三口回去现代的时空门,出现在了王府他们主院的内室里。

    赵广渊一直想问个究竟,只是对致远大师始终有着心结,故而连看都不想看了,把它扔在暗阁里。

    林照夏想了想,把它套在了手上。

    松松垮垮的,手一垂就往下掉。索性就握在手里。不时盘一盘。到上马车时,林照夏的心已被盘得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进了宫,照旧没有人候着她。凤藻宫也没有安排轿撵来接她。

    林照夏都习惯了。皇后连现在连面子情都不肯做了。

    大齐皇宫很是不小,从宫门口腿着去凤藻宫,属实是个费腿费鞋的力气活。

    林照夏走到半途,不干了。对小内侍说道:“我许久未进宫,正该先去给皇上请请安的。”

    小内侍一时没了法子,又不好拦,只好苦着脸陪她往御书房去了。

    刘起听说她来,很是热情地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得在宫里见到越王妃。”越王府这两位主子,等闲不往宫里来。

    见到林照夏,面露喜色,很有几分见之心喜的样子,“越王妃瞧着有几分憔悴了,还是要顾着身子啊,莫让越王回来看着心疼。”

    林照夏转着手里的佛珠,“我日夜悬着心,夜夜都梦见他在战场上一身血,满身的血洞,哪里睡得着。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,王妃快快收回方才的话!”

    刘起自己帮着呸了几下,“王爷好着呢,这都打了好几场胜仗了,连皇上都夸王爷有领军天赋。”

    林照夏一脸的忧愁,“他有什么天赋,不过是赶鸭子上架罢了。就是怕万一出了事,留我一人在京城孤苦,不得不拼命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王妃这般真情,令人感动。”

    刘起感慨了几句,见她手上不停,盘着一串佛珠,之前未曾见过。怕是正担心越王呢。

    这般心里又是一番感慨,安慰起她,“王妃放心吧,函谷关现有兵力足足五十万呢,比西戎联军还多了十万,王妃莫要忧虑。再不济,还不能跑?”

    至正帝听说林照夏来,正等在屋里,结果等了半天,没见人来。

    一派人去打探,说是刘起正和王妃叙话,怒了,跟一个内侍能说什么话!“让她进来!”

    内侍忙急急去传。

    林照夏朝刘起道了声歉急忙入内。“儿媳林氏见过皇上。皇上万安。”

    至正帝心气还未顺,自来只有别人等他,这俩夫妻,个比个难伺候,竟让他等!

    没好气,“进宫做什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皇后昨日派人传话,说找臣妇进宫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皇后找她说话,怎的拐到他这来了?想着皇后定是刁难她了,若派了轿撵去接,能拐到他这来?

    怕是来借势来了。看了林照夏一眼,想着这也是一个不肯吃亏的主。暗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结果见她手里正转着一串佛珠,瞧着很是不凡的样子,怕是正经找大师求来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