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搜索繁体

第四十六章 交流合宿(十)

    “好,好的。”

    竹中跑掉了,她正在扮演一个偷偷摸摸仰慕学长的羞涩角色,在外人入侵下没有理由不退让,当然受到了七濑的目击,对她来说已经算完成今天的kpi了吧。

    营救姐姐漫漫长路中的一步。

    七濑翼瞥了一眼竹中的背影,叹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织田政旁边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织田政试探的说。

    “没有?有?”

    七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,看起来很沮丧。

    还未等织田政细问,七濑继续道:“我在这里过得很好,这才是问题所在。”

    又是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入学东育不是为了学习或享受青春,而是为了复仇,迟迟无法报仇让你感到焦躁,青梅竹马的悲惨结局和你本人的悠闲生活让你感到羞愧?”织田政道。

    七濑立刻露出惊讶之色:“学长简直是我的嘴替!”

    织田政尬笑了一下道:“所以是想找我商量复仇的事,或者你心中对怎么样才是复仇还有疑虑?嗯……我觉得没有什么特定目的,单纯想发泄情绪的可能也很大,刚好路过看到我,就过来的样子,反正知道你的秘密,能听你倾诉的人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七濑惊奇又困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“织田学长难道会读心术吗?”

    织田政道:“我也是猜了好几种可能,并不知道七濑同学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,说起来连你自己也不一定搞得清楚吧。”

    世界上有两种人很难看透,一种是城府极深的人,一种是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人。

    前者如司马懿,没人能想到一个做了一辈子忠臣的老者还有谋朝篡位之心,后者如明智光秀,无论是当时的人,还是后世的专家学者,想破头也想不清他为什么要背刺信长。

    “那…织田学长看我还能退学掉绫小路学长吗?”七濑道。

    “非常困难,但也不是没有可能。”织田政没有把话说满。

    困难之处显而易见,之所以说不是没有可能,是因为绫小路在二年级本身就有敌手存在。

    “那,要是退学掉绫小路学长,就算替他报仇了吗?”七濑又问,这个“他”应该是那个被绫小路笃臣逼死的管家的儿子。

    织田政道:“我也不清楚,问题是你的青梅会想要你怎么复仇呢?”

    复仇是一个很唯心的事,其实织田政问的也不是那个死去的管家儿子的想法,死人是没法考虑这个问题的,复仇是活人的事,关键还在于七濑本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七濑迟疑道:“果然还是要让那个人受到同样的痛苦吧,可是我连他住在哪里都不知道!”

    织田政有些怜悯的叹息道:“就算你掌握了那个人的行踪,如何突破他的安保也是一个问题,要是说退学绫小路的概率不等于零的话,那你这样一个普通女孩子一骑讨干掉一个‘大名’的概率,就几乎等于零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名”是比喻绫小路笃臣的议员身份,议员是由某个地区选举产生,把那个地区看作领地的话,议员就像古代大名一样。

    而为什么说是几乎等于零,不是绝对为零呢?那是考虑到要是七濑突破重重困难,并压上自己的前途,用美式居合术让绫小路笃臣脑洞大开或者心胸开阔。

    理论上是有机会的,据织田政观察,绫小路笃臣的安保并没有考虑到怎么应对枪械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吗?”七濑痛苦道。

    织田政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办法当然是有的,但这个节点,他并不希望绫小路笃臣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七濑的十根手指深深陷入发中:“还是这么无能为力吗?我没法让他振作起来,也没法给他报仇……”